当前国外高校信息化建设情况如何?
发布者: 陈梓康 更新日期: 2021-05-12 访问次数: 32

  校园信息化是利用网络技术、计算机技术和现代通信技术的相互结合,完成对学校的教学、科研、日常办公、教务和学生生活的管理。把传统的校园功能加以扩展,形成一个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虚拟化校园,进而提升校园的管理水平及效率。

  1990年,美国学者克莱蒙特大学教授凯尼斯-格林提出了“校园信息化”的概念,并在同一年开启了针对美国高校信息化的研究项目。

  此后数十年间,该项目成为最具代表性的高校信息化研究项目,并支撑美国的校园信息化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都取得了突破性发展。

  美国教育部也于2017年适时地发布了《国家教育技术计划2017》,提出要在高速宽带网络、学习终端、数字学习环境以及政策方面加强校园基础设施建设,支持高效学习。

  不仅是美国,为推进教育信息化和智慧校园建设,世界各国纷纷出台相关政策文件。例如,新加坡继发布“智慧国2015”之后,又针对六大类学校发布了“未来学校”计划,重点推进的前沿应用包括沉浸式学习环境、虚拟全球教师、课件生成器、可视化工具等。

  那么在高校层面,目前国外名校在信息化建设的各个方面都有哪些思路和做法?

顶层设计

  在顶层设计方面,国外名校出于不同的校情和愿景对校园信息化进行了不同的规划设计。

  如挪威科技大学制定了《校园发展愿景2060》,着力从发展、创新、数字化、都市化四个维度建设智慧校园,把校园建设与城市发展融合起来,打造优质研究和教学设施。

  2017年,印度马哈拉施特拉理工学院世界和平大学发布了题为“从碳足迹到校园手印”的智慧校园云网络倡议,推行通过物联网系统和大数据分析技术,实时监控校园公用设施的消费模式。

  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校园信息化致力于利用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节省能源成本,展示斯坦福大学的领导力。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则利用传感器收集学习模式和课程考勤数据,将视频数据、运作数据与跨校园设施相结合,改善课堂学习。

体制机制

  在组织机构方面,国外名校的信息化组织机构以实现有效的IT治理为目标,明确设立校级首席信息官(CIO)职位和办公室,并根据应用服务建立不同的分支部门,形成了决策、管理、服务三位一体的机构职能。

  例如,斯坦福大学设立了CIO办公室、战略服务部、企业技术部等七个部门(如下图)。剑桥大学除上述7个核心部门外,还设立了负责全校信息化顶层设计的架构部和负责校级核心业务的大项目系统部。

斯坦福大学七个IT部门示意

  此外,多数名校都设立了校级IT治理委员会,履行IT发展战略制定、IT项目审查监管、IT制度政策制定、IT项目绩效评估和向校级领导提供IT发展建议等五项关键职能。

  在制度规范方面,为了有效促进智慧校园中信息系统和信息资源的有效使用,国外名校多已制定详细的信息化制度、规范和政策。其中,麻省理工学院的信息化制度体系最为健全,并已成为学校政策的有机组成部分。

  麻省理工学院认为制定信息服务与技术政策的目的是确保每个人都合理使用大学的计算、电信和网络资源,以最佳方式支持其教学、科研和行政任务,因此所有用户都应该熟悉IT政策及其违规后果。

  目前,该校实行的“信息系统与技术(IS&T)”政策主要有7类,针对用户账户和密码设定、软件合规使用、用户隐私数据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约束。

建设模式

  当前,各国高校校园信息化建设呈现加速发展的趋势,产生了不同的建设特点。

  1.斯坦福大学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校园信息化模式

  斯坦福大学致力于创建决策科学、可持续发展的环境友好型校园,其基于大数据分析的智慧校园ICAP(Integrated Controls & Analytics Program),能对校园各类设施数据进行分析并可视化,监控与报告能源使用情况,快速诊断故障、预测性维修,提高资源使用效率。

  2.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空间赋能校园信息化模式

  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空间赋能智慧校园(Spatially-enabled Smart Campus)整合空间技术和人类空间思维,跟踪移动通信模式和资源消耗,从交通和停车、设施和空间、学术信息、课程和项目方面体现了空间赋能。

  3.海梅一世大学基于“平台+App”的校园信息化模式

  西班牙海梅一世大学实施基于“平台+App”的校园信息化模式。该模式利用增强现实应用程序、移动应用程序、地理门户网站、校园一卡通平台等,提供地图、咨询、路线计算、搜索等服务,并采集空间、机构、能耗监测、地理处理服务等数据,支持快速创建各类应用程序,促进数据共享,提升学习社区的参与度与体验。

  4.延世大学基于移动技术服务导向的校园信息化模式

  韩国延世大学通过多样化的内容和IT技术革新教育体系,构建了基于移动技术服务导向的校园信息化环境模式。延世大学通过移动日历发布校园活动,营造开放的校园体验,降低管理复杂性,减少经营费用。师生借助智能手机开展移动学习、参加远程视频讲座等。

人才培养

  随着IT成为促进高等教育发展越来越重要的因素,IT人才在高等教育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职责包括从支持学生学习需求、计算需求、技术需求,到支持高级研究、商业和行政运营等。

  然而,高校IT人才短缺是一个全球性问题,例如,2013年美国大学有32%的IT从业人员表示有可能会离开当前机构,2016年这一比率上升到48%。

  为此,国外名校大多提供了诱人的薪资和子女学费减免等福利待遇,为吸引和留住高水平人才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据不完全统计,在薪资、待遇等各项政策的倾斜下,哈佛大学人员总数(学生+教职工,下同)大致4.8万人,信息化队伍约1500人,其中校级IT部门约800人;斯坦福大学人员总数约3.2万人,信息化队伍约1400人,其中校级IT部门约600人;宾夕法尼亚大学人员总数约4万人,信息化队伍约900人,其中校级IT部门约270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员总数约5.3万人,信息化队伍约800人,其中校级IT部门约300人;MIT人员总数约2.3万人,信息化队伍约600人,其中校级IT部门约400人。

应用服务

  国外名校IT服务的典型特征是以用户为中心、内容丰富、粒度精细、智慧便捷。

  其中,剑桥大学采取了多种有力措施推进IT服务的深入应用:从IT服务的核心内容看,该校对核心业务进行了系统梳理和归类,提供了教学资源、科研支持、通信与网络、邮件/电话与协作、政策咨询与IT培训等8类共计162项具体服务。

  从呈现形式看,该校不仅提供了基于类别的IT服务展示,还提供了基于用户角色的IT服务展示和详细的A-Z服务检索目录。

  从质量监管看,该校非常重视师生对IT服务的反馈与评价,多次开展IT服务满意度调查,并根据反馈意见不断完善服务功能。

  此外,国外名校也非常重视智慧服务,南洋理工大学综合利用物联网、建筑信息模型、地理信息系统、混合现实等新型信息技术,建设了可视化的BIM+FM管理平台,提升校园建筑管理效能,具体做法包括:

  1.采用三维扫描逆向建模(老旧建筑)和现场勘测(新建筑)两种方式,形成建筑信息模型;

  2.引入楼宇自动化系统,完成建筑设备集成对接;

  3.定制开发可视化运维平台,将空间、资产、能耗、安防等相关模型和数据纳入高效的集中化管理模式;

  4.建立基于地理信息系统和混合现实的楼宇群管理系统,支持开展基于混合现实的隐蔽工程和异地远程协作。

  该校从设计之初就把运维管理与智慧服务有机结合起来,有效避免了后期施工和改造维护的难度,降低了运维管理成本。

 信息资源

  教育信息资源是智慧校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网络课程、期刊文献、素材库等多种类型。

  在国外名校中,在线课程资源最为丰富、开放共享程度最高的应该是麻省理工学院——该校是世界开放教育信息资源建设的引领者,截至2019年9月,已上线运行193余门高质量MOOC和2400门OCW课程,涉及33个学科,全球超过350万学习者注册学习。

  此外,麻省理工学院还创新性地建设了微硕士(Micromaster)系列在线课程,进一步推动高学历层次课程的开放与共享。学员在完成某个领域的微硕士课程并通过考核之后,即可获得开课院校颁发的微硕士认证,为求职赢得更多机会。

  如果学员被该校的学历硕士项目录取,还可以将微硕士转为学历硕士学分,从而使学习者花费更少的学费与更短的时间获取硕士学位。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智慧麻雀平台(Smart Sparrow)利用自适应学习资源支持个性化学习,通过推送高质量的课程资源,提高学习效果,降低辍学率。

  美国凤凰城大学研发的个性化学习套件,使得学习者能即时访问课程资源,支持订单式培养和多方式获取学位。

  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近年来推出的交互式iPad教材不仅包含电子文本,还包括图形设计、交互式视频、问答和其他素材。

  在校本资源建设方面,南洋理工大学经验独特,建设重点是内容更加丰富、教学目标更加高阶、教学活动更加多样的小型私有化在线课程(SPOC),从而实现对MOOC的继承、完善与超越。

数据治理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快速发展,数据资产已成为高校的战略资产,高质量的数据也成为校内职能部门的关键成功因素。近年来,国外高校已较为广泛地将数据治理用于学校运营和人才培养。

  纽约大学强调其数据治理针对的是校务数据。其数据治理组织架构分为决策、统筹、执行三个层面,同时提供反馈渠道,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体系。

  该校首席校务数据管理官在数据治理体系中具有核心地位,除本职工作外,还同时主持数据受托委员会、数据管理咨询小组工作等,其职责跨越三个层次。

  在达特茅斯学院,IT团队使用实时数据收集工具来指导教学设计。通过实时分析应用程序,团队可以研究课程损耗率、课程招生规模和学生表现等指标,根据学生的需求重新设计课程。

  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利用数据来提高毕业率。2015年,该校启动了数据治理项目,一个由55人组成的团队每两个月开一次会,讨论与学生学业成功相关的指标。

  团队成立的目的是建立数据所有权文化,形成推动变革的解决方案。在长滩分校,四年毕业率在2016~2018年从16%跃升至28%,与此同时,少数族裔和非少数族裔学生的毕业率差距从12%下降到4%。

参考文献

  [1]甘容辉,袁智秦,何高大.国外智慧校园建设的最新发展及启示.现代教育技术.2019,29-2:19-25.

  [2]沈霞娟,洪化清,宁玉文,张宝辉.国外智慧校园研究热点与典型案例分析.现代教育技术.2019,29-12:13-20.


  (本文转载自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打印此页】 【顶部】 【返回